姜鲸鱼

想通

  • ooc,不会写文瞎写的

  • 一发完

  •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就是自己的一些想法

1

这个冬天是冰冷压抑的,与天气没有关系,厚重的窗帘将外界的任何讯息都拦截住了。

伸手将窗帘拉开,刺眼的光线猛地照进屋子,王昊眯了眯眼睛,适应了一下这与想象中不同的温暖阳光。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将随意扔在桌子上地板上的垃圾收进垃圾袋中,最后竟然收了满满一袋子,王昊又环视四周,确定没有遗漏的垃圾,然后慢悠悠的走到门口,从衣架上拿起帽子和口罩,将自己捂得严严的,拎起垃圾袋出了门。


2

王昊觉得自己想通了,颓了这么久实在不是他的本意,只是他的性子本来就沉,有时还愿意钻牛角尖。在将自己闷在屋子里之前他屯了很多东西,包括两箱椰汁,他想了很多,他不想在别人近乎同情的关照下生活,他想自己走出来,他想就当这两箱椰汁喝完之后他就得想明白了。所以当昨天晚上他握着最后一罐椰汁时,他认真回忆了一下,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他过了这个过渡期,适应了就好了。

他觉得自己想通了,他没有失去什么不能失去的,也没什么不能失去他的,他就这样过了这么久,自己不也是好好的么,那还在纠结什么呢?

王昊握着垃圾袋在垃圾箱前面愣了一会,想着过去的就像这袋垃圾一样都扔了吧,再没什么能让自己难受了。他压了压帽檐觉得今天的阳光还是太刺眼了,果然自己还是喜欢阴天,还是自己应该戴副墨镜出来挡挡阳光,人总要学会妥协的啊,阴天不是常常有,他该学会妥协了,棱角分明的结果不会很好,这是自己该学会的教训。


3

他觉得自己想通了,他该重新开始生活了,而且椰汁都喝完了,也该购入新的了。他站定在货架前,找着常买的那个牌子但是没有找到,便随手拿了另一个牌子。反正都无所谓的,他觉得自己想通了,什么牌子的都一样,没有什么不能取代的。

他付了账出来,又将口罩往上拽了拽,刚才收银的小姑娘多看了他好几眼,幸好自己准备充分,他不想现在被人认出来,他只想自己好好的过一段安稳日子,他觉得自己想通了,自己一个人也能好好的,他不想看别人惋惜的样子。

他总感觉忘了什么,但是他什么也想不出来,好像日子里也没有缺少什么,他低着头仔细地想,没有防备的被一辆自行车撞到了,他只感觉腿很疼,看了一眼裤子已经划破了,血流了下来,长长的一道口子,但应该只是皮外伤。王昊撑着地想自己站起来,这时刚才撞到他的人才跑过来扶着他站起来,是个老年人,一脸的担心,焦急的开口“没事吧,小伙子”

那担心不是假的,但那个眼神莫名的让王昊想躲,他低下头捡起掉在周围的东西,说着“没事,没事”,有一罐椰汁滚得远了,老人想要帮他去捡,他拽住了老人的衣袖,摇了摇头“没事,不要了”。他只想赶快走,他匆忙的样子加深了老人的担心,但是他决绝的不用帮助的样子使老人只能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一瘸一拐的走远。

王昊觉得自己想通了,他可以自己坚强的走下去,但是刚才那个担心的眼神莫名的让他鼻子发酸,那样担心同情的视线就像是一把刀,像是要撬开他的壳,然后边剜他的肉边问他,你没事吧,好可惜啊。

那太疼了,真的太疼了,王昊觉得自己想通了,他不需要这些“关怀”,他只是需要自己安静的过日子就好了,他什么都不要了。


4

终于回到了楼里,王昊靠在电梯里,像是脱了力,但一切都很顺利不是么,他可以自己去买东西吃,可以和人交流,可以自己生活下去。他什么都可以不要的,那些只会让他痛苦的东西他都不要了。

所以当王昊看到自己门前站着的熟悉的身影时,他真的愣住了,之前刻意忽略的事突然间被扔在在自己面前,打的他措手不及。

白曜龙听到了电梯门开的声音,回头看见了愣在原地的王昊,他走过去想要牵住王昊的手,王昊不着痕迹的躲开了,然后低下头也不去看白曜龙的表情,只是像问候一个老朋友一样的开口“小白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白曜龙看着王昊走过自己身边,拿出钥匙开了门,虽然看得出他已经尽力控制,但右腿明显不太敢着力。

“刚回来不久,你腿怎么回事?”

“奥,没事,不用管它”王昊背对着白曜龙,像是一点都不痛一样,但他明明疼的,他走路都让右脚着地的时间尽量缩短了,他颜色不算深的牛仔裤上的血迹开始干涸,变成了暗红色,可能已经黏在伤口附近,每次动作都会牵扯着疼,但是他说没事,他说不用管他。

白曜龙看不到王昊的正面,就紧紧的盯着那块已经干涸的血迹。

“我给你发微信你没回”白曜龙能看到王昊在把着力点向左脚转移。

“奥,我手机忘充电了 ,最近都没怎么上微信”

“师傅说你说想自己呆几天,想开了出门了就会给他电话”王昊的左脚开始有些颤抖了,许是太累了,带着伤的人非要自己站着,白曜龙觉得心里有点疼,连带着声音也有点抖了。

“我刚想给他打电话来着”

“是么?那你手机呢?你出门前给手机充电了么?”白曜龙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最后声音甚至带着哽咽。

“我手机,我找找啊”王昊慌乱的就要往屋里走,他能听出那声音里的质问和痛苦,他不想面对这些,他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就好了,自己这样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让别人跟着自己一块痛苦呢。但是他站的久了,腿有些麻了,刚一迈步就腿一软,白曜龙从背后一把抱住他。

“师傅说上次打赌输给你一顿饭,还没来得及请你呢”白曜隆埋在王昊肩窝里,声音闷闷的,王昊也没挣,他知道自己累久了,没了力,他需要防止他摔倒的这个拥抱。

“不要了,之前开玩笑的”

“你之前要买的手办,我说回来陪你去买的”

“不要了,我要回家过年了,没时间去买了”王昊淡淡的说,白曜隆好像记着之前的所有事,偏要一件件提醒他,明明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也许曾经他很执着于这些,但是现在不了,执着的越多,就会越累,不如全都不要了,就自己一个人就好了,不是没有时间,只是累了,拥有的越多,失去时越疼。

王昊低着头,他觉得自己想通了,现在只要回家就行了,他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拥有,这样就不会累了。

他正发呆,就感觉身后的人开始小幅度的颤抖。

“那我呢?你是不是也不要了?”白曜隆的声音带着哭腔,王昊僵住了身子,刀子终于剜到了心上,疼的他控制不住,他想他一定是被白曜隆传染了,不然他怎么感觉自己也开始发抖,他想开口说话,但是他现在只能咬紧牙关,免得叫出口的字都带着血,他怕他的疼也传染给白曜隆。

王昊深呼吸,他觉得自己想通了,既然他什么都不要了,他就是想放过自己也放过别人,他得能断的清,长痛不如短痛,他得帮这孩子,他不应该跟着自己难受的,他有更好的路走。

“小白,你听我说,我没有不要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弟弟,以前是,以后也一直会是,但这样也是为你好…”王昊还想接着往下说,身子却突然被转过去,面对着白曜隆,这时他才看清,那因为压抑泪水而红肿的眼镜,此时正恶狠狠的盯着他,让他接下来的话还没吐出来就咽了回去。

“去他妈的朋友,去他妈的弟弟,王昊你不要告诉我你看不出来我特么喜欢你”白曜隆的声音太大了,这句话直接透过皮肉钉在了王昊混沌的脑仁里,他楞楞的看着白曜隆的眼睛,像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说你什么都不要了,我没有你那么高的段位,我特么担心你,我想让你依靠我,而不是受伤了宁可自己摔倒也不回头找我”白曜隆边说眼泪边流了下来,像是委屈极了,王昊迷茫着,抬起手擦掉他的眼泪。

“为什么要现在说喜欢我呢,忍了那么久了,再忍忍就没事了”王昊看着委屈的低着头的白曜隆,心里竟然暖暖的,不再那么疼了。

“我怕我再不说你就跑了”白曜隆抱着王昊委屈巴巴的说着,“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要推走我,还说什么为我好,谁让你这么想的,我觉得你就是最好的。”

王昊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明明之前觉得自己想通了,什么都不要就会轻松的,然后自己一个人走下去的,但是总感觉浑身甚至心里都是冰冷的,感官也是迟钝的。现在拥有了所谓的“负担”,反而感觉整个人暖暖的,让人想笑,而事实上他也确实笑了。

“行了,别抱怨了,我腿疼”

“啊?”白曜隆对这突然转变的气氛适应不佳,愣愣的看着王昊,看的王昊一阵不好意思,低了低头“不是你说,让我受伤了回头找你么,我现在,,腿受伤了”

“对,万万,我现在就下去给你买药”

“不用了,家里有医药箱”

“那我先抱你去沙发上坐着”

“不用,我能自己走”走字还没说完,王昊就直接被白曜隆抱了起来。

直到坐在沙发上,看着白曜隆翻着柜子里的医药箱时,王昊还觉得恍惚,其实有时想通和逃避也只一线之隔吧,以为自己想通了,其实是怕痛的,然后就根本不去面对过往的经历,不去想正在发生的问题,只是装作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其实心里空落落的疼,碰一下都碰不得的,就是差了这一句喜欢,不是同情,不是空耗人情,是自己可以放肆去依赖的一个人,而不是孤军奋战。

王昊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想通了,他不是圣人,他不能什么都不要,他只是在逃避,在折磨别人也折磨自己,他想白曜隆好,而白曜隆觉得他最好,这就够了。

评论
热度(26)

© 姜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