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鲸鱼

Throw Me A Rope(虐!!!!慎入!!!!)

只想做个安静的神经病:

刚回来为什么就要这么互相伤害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原本是想码小甜饼的,结果这首歌一出来我整个人都...

请一定要听着这首歌来看这篇文!

要知道我可是写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时间依旧如往常一样,在日出与日落中相互交替着。落地窗外的桐树已隐约可以看到一层薄薄的新绿,初春的阳光似乎有意要穿过灰黄色的窗帘,在地上打下一个又一个的光斑。

Connor把最后一袋空酒瓶扔到垃圾箱。上午9点钟,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这个点出门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几个月前,Oliver入院的那天?Connor打开衣橱...


“Connor~”Oliver躺在床上,“别忘了今晚跟爸妈的饭约!”

“放心啦!”Connor拿着两个领带问,“哪一个?”

Oliver放下手里的书,研究了一下,指着左手那个,“深蓝色的。”


...Connor拿出一条深蓝色的领带,大概有一段时日没有系过领带,竟然来来回回系了两三次才算满意的对着镜子点点头。那是一面正对着床的仿佛可以装下整个房间的镜子,而现在只剩他一个的房间显然太过空旷了。

他将钥匙串放在桌上,每一个钥匙上都贴着小小的纸条。虽然之前已经多少有告诉Sarah这些都是用来开什么的,不过Connor仍旧不放心。毕竟自己亲姐的个性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左边抽屉里是关于工作交接的资料,虽然原件已经留在事务所了,但是为了防止万一,Connor还是拷贝了一份。右边抽屉里则是一些账户账单之类的东西。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这是Connor这几个月来第一拉开窗帘,第一次感觉到阳光和清风的味道。

他穿上西服和皮鞋却没有向门外走,反倒是回到他们的房间。他像往常一样躺在属于自己的半边床上,侧卧着,仿佛眼前并不是空落的枕头,而是那个总觉得自己不够吸引人的,有点儿自卑却又骄傲的令人不忍伤害的男人...是那个拥有着世界上最明亮的眼瞳和最温柔的笑的男人...是那个Connor还没爱够,吻够,疼够的男人...是那个Connor还没来得及问出那句话的男人...

“Oliver...”Connor对着空气问,“你愿意嫁给我吗?”他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剩下的只是一片静谧,“Oliver...”他把另一个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他任由眼泪将水蓝色的枕头打湿,嘴角却挑起一个代表着幸福的角度。“我愿意...Oliver...我愿意...就算死亡...”Connor把另一个戒指紧紧的攒在手里,把自己蜷缩成团...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答应我,一定要忘了我。”Oliver依在Connor怀里。

“...Oliver...”Connor从不喜欢这个话题。

“答应我,别找我,别想我,别让我们的感情变成你的负担和压力。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不管将来发生什么。”Oliver回头看着Connor。

“...好...”

“我知道我给过你很多的承诺,可是...对不起...Oliver,我没法不想你...“他将手放在胸口,”我没法让我的心里没有你...“Connor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眼皮也渐渐沉重,他伸出手仿佛Oliver就在眼前,”我爱你...所以...如果我去找你,你不会生气吧...“


时间仍旧以抛物线的方式持续着,行走的人们或忙碌或悠闲,没有人会在意某个被和熙的微风与落辉扫过的房间里,一个生命为了某种永恒而选择消逝... ...


后记:其实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结尾的,但是实在是太自虐了...想想觉得何必伤害自己...就这么随便的fin了-..-我还是比较适合小甜饼...

评论
热度(14)
  1. 姜鲸鱼只想做个安静的神经病 转载了此文字

© 姜鲸鱼 | Powered by LOFTER